法比尤斯

我想和你生活在某个小镇,共享无尽的黄昏,和绵绵的钟声,在小镇的旅馆里,古老的钟声敲出微弱声响,像时光轻轻滴落.

一个12点的深夜,苏黎世的街头边只有一个像傻子一样的我穿梭在大街小巷

今天读到北岛的一句诗 在深渊的边缘上 你守护着我每一个孤独的梦 假如有一天你也不免凋残 我只有个简单的希望 保持着初放时的安详

爱经不起遗憾的事情,身边只能是你